慕玖

要长弧啦,每个月才能刷一次lofter。
努力全力实现自己的目标!

「策藏」抱抱

天策一进屋便觉得不对劲。

先不说平时为了通风换气而开着的窗户死死关着,一贯不用火炉里炭火生的很足,使得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暖和的气息。

单是进门已经三息却毫无动静,便足以让人心生怀疑。

又往里走了两步,床榻和摆设都是熟悉的样子,只是被窝缩成了一团。

待他走上前去,那一团还好巧不巧的滚了两下,床榻不小,偏偏这两下恰好就滚到床榻边上,一副要滚下去的模样。

大步上前,飞快挡下,继而无奈伸手,剥开被窝筒。

白皙的脸窝在破虏衣边的白毛里,称得两颊绯红甚是明显。呼吸吐纳间尽是引人沉醉的暖香,抱着枕头是死也不撒手。

平素闹腾的藏剑难得安静片刻,却被这样扒了出来。

显然没想到人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扒自个被窝,小少爷睁大了眼,表情满是委屈,眼神尽是控诉,看得天策心头一软一疼连忙道歉。

“我错了小少爷,我没瞧着你缩在被窝里是怕冷也没想到今年这么巧。”

藏剑冷哼一声,却也敛了些不满神色。

天策随棍而上,乘机搂着他准备吃点豆腐

藏剑却猛的一颤,绷直的身子。

这盔甲,沁的背后简直是透心凉!

藏剑忍了又忍骂娘的冲动,最终却还是忍无可忍的猛的一肘击向背后的人。

“靠边!盔甲冷死了要上天了!”

因为盔甲莫名挨了一肘的天策也好委屈,但是他不说。

天策默默的走开了。

……

藏剑这一肘出去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效,他抱着枕头等了十分钟,走去边上的人竟然还没有半点声响。

他有点慌了。

他虽然死撑着不回头,嘴里却开始小声的嘟囔起来,细细听去满是:你怎么这样你好烦知道盔甲冷不怪你但我真的很冷啊好烦好烦不能抱了唔…

又等了片刻,藏剑还是犹犹豫豫的转身准备看看。

正好落入人怀里。

盔甲已经脱掉,红色的内衬面料柔软了许多,脸蹭上去能听到这人胸腔里的声音。

天策温和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乖,不生气,盔甲脱掉了。”

“我烤了半天,暖和么?”

评论

热度(21)